小人物 | 大城市容不下肉体,故乡放不下灵魂

来源:销邦科技    日期:2018-01-02

    人物故事连载至今,有幸得到大家的鼎力支持,在以往的采访对象中,有年轻有为的锋度总经理,能力超群的销售冠军,敢想敢为的行业负责人,还有兢兢业业驻守一线的团队……
 
    这一次,我们决定走一波心,深入小人物的世界。让我们在别人的经历里,找自己的故事……
 
 
文|小度°
采编|市场部
本期坐标|深圳
人物|一群无法离开的年轻人
 
    靳云,来自陕北,坐标深圳
 
 
 
    有人问我,最孤独的时刻是什么? 
 
    千里迢迢赶回深圳工作,下了火车正是夜晚,看到万家灯火,但没有一盏是为我开的,在异乡独自奋斗大概是最孤独的吧。
    18岁,去西安求学,我以为,故乡就是陕北那个十八线的小城。
 
    22岁,来深圳工作,我才明白,故乡对我而言,不过是电话那头牵挂着我的父母。
 
    我是和室友一起来的,他在这边有亲戚。很多人都会说,为了追逐梦想,背井离乡来到大城市有多么伟大。可对我来说,反正哪哪都没亲戚,在哪儿都是漂着。
 
    以前的时候,周末他还能经常带上女友叫上我一起吃个饭,喂我点狗粮,今年他因为工作调动回家工作了,在这偌大的城市,真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 
    在我们那边,父母大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当上公务员,在他们眼里,「念书不就是为了当官吗?不然念书干啥 」。
 
    爸妈也曾这么建议过我,但回家考公务员,意味着要面对一潭死水一样的环境,以及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的各种人情关系……我不想过那种一眼就可以望到头的日子。
 
    我是程序员,我的职业决定了我必须要留在大城市。回到家乡拿着两三千的薪水,加班加点,周末单休,三五年工资也不见涨,根本看不到属于年轻人的希望。
 
    虽然现在的工作能够让我月入过万,但是对于没有任何资本的人来说,仍然是微不足道的。
 
    朋友们大都留在西安,但我厌倦了西安冬天的雾霾,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我喜欢深圳干净的空气和和煦的阳光,闲暇的时候可以一个人在海边晒上一天的太阳。
 
    在这里,人和人之间都自动保持着距离,每个人都能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,很多人觉得这是孤独,但对我来说,这就是自由。
 
    土姜,来自江西,坐标深圳
 
 
 
    来深圳有好几年了。
 
    毕业时,媳妇为了我,放弃家里稳定的工作,来了广东。后来,我又为了她,放弃待了3年的中山,来了深圳。
 
    大学学的会计,整个专业72个人,只有两个人没考会计证。其中一个,就是我。
 
    当时,因为时间和驾照考试重合了,我果断放弃了会计证考试,也阴差阳错的因为这张驾驶证,找到了现在的工作。
 
    换过很多份工作,也走遍了全国的大城市,最喜欢的还是深圳。
 
    这里气候适宜,一年四季温度波动不大,冬天不会很冷,夏天也不至于酷暑难耐。
 
    包容性很强,这个城市收留了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人,以至于大家见面聊天第一句话就是问「  你老家哪里的? 」
 
    但最吸引我的地方是,在这里,只要愿意努力,都不会过的太差。
 
    我认识的一个阿姨,每天打扫卫生做清洁,闲暇时还兼职送外卖,一个月能挣一万多,假如回了家乡,是永远不可能赚这么多的。这儿是个只要肯付出,就一定会有回报的地方。
 
    媳妇父母是国企出身,习惯了干什么都找关系。我刚来深圳时,老丈人托关系给我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但我拒绝了,我得凭自己的本事活出点样子来。
 
    于是,一心只想挣钱的我,推销过信用卡,做过业务……什么工作都尝试过。第一份工作月薪1600,后来人家只给我开了一个月多200的薪水,我就毫不犹豫地跳槽了。
 
    家里就只剩下父亲一个人,想家的时候我会立刻回去看他,今年回去了30多次,周五晚上出发,周一早晨赶回来。我一点儿也不嫌奔波辛苦,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,父母去,此生只剩归途。
 
    我是个比较安于现状的人,没有特别大的欲望要干一番大事业。这几年家里发生了大变故,很多东西我都已经看得很淡了。日子是自己过的,只要自己开心,问心无愧,就好了。
 
    家乡是回不去了,攀比风气盛行,娶妻成本动辄几十万,一旦回去,要面临的将是生活质量和思想的倒退。
 
    况且,这儿有更好的教育资源,为了孩子,也要努力留在深圳。
 
    土姜是我的笔名。土代表着我的出处,来自农村。姜是一种万能的作料,基本上做什么菜都可以放,和我现在的工作很像。一边是故乡的土,一边是时髦的姜,就像自己现在的处境,农村回不去,城市容不下,尴尬地活着。
 
    格格,来自东北,坐标深圳
 
 
 
    我的家乡在东北,是一座产石油的重工业城市。
 
    在那个以油田职工为荣的城市,大家都讲究门当户对,以至于油田子女在找对象时也要求对方的家庭背景必须和他们一样。
 
    于是,不是油田子女的我,选择了离开家乡。
 
    第一次逃离,是18岁,我填报了一所南方的大学。从此,开始了30多小时往返学校和家乡的漫漫长路。
 
    乘火车半夜12点到湖南,拖着沉重的行李箱独自坐在麦当劳等待前往学校的巴士。那时的麦当劳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可以提供临时寄宿的小窝。
 
早已经习惯了节假日一个人度过,在别人眼中的丰富多彩,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孤单罢了。
 
毕业后,只身一人来到深圳,回家就变得更为奢侈。
 
第一次租房,住在暗无天日的招手楼里,努力适应着南方的潮湿。后来,住宿环境逐渐得到了改善。
 
    每天穿越拥挤的人流,挤着地铁上下班,渐渐地,从开始的不得不坚强,到现在由内而外变得愈发坚强,但我依旧很享受大城市的节奏。
 
    经常能看到一些新闻说,家乡经济越来越落后,人口老龄化问题也渐渐严重了起来。尤其在冬天的时候,大街上更是一片萧条的景象。
 
    这些年,越来越多的同学选择离开了,还有一些听从家里安排,不得不留在家乡,从事着稳定的工作。
 
    看着昔日富饶的东北,已不复存在,自己也很痛心,很想为家乡做点什么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 
    我想要在深圳扎根,在这儿待的越久,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。
 
    这是一个公平的城市,你所有的付出与回报一定会成正比。工作几年后,凭借着自己的努力,薪水也逐渐地涨了上来,但即使如此,依然还是赶不上物价的变化。
 
    瓶子,来自江西,坐标深圳
 
 
 
    大学学的新闻,对我们这个专业来说,除了来一线城市,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。
 
    从小到大都是在「家门口」上的学,高考填报志愿时遵循父母的「 意见 」,选择了离家20分钟车程的大学。于是,每到寒暑假大家纷纷在朋友圈晒机票火车票的时候,我能晒的大概只有公交IC卡。
 
    大三暑假,在家乡的电视台实习了两个月,看到了传统媒体的等级森严,也看清了日益不景气的现状。我第一次萌生了要离开生活了22年的地方,去大城市的念头。
 
    毕业后大部分同学都选择留在北上广,大城市带来的工作机会和资源是家里给不了的,尤其是在新媒体异军突起,传统媒体被迫转型的今天。
 
    那些留在三四线城市报社和电视台工作的同学们,每天过着发通稿,写广告,打打杂的日子。她们有时也会羡慕在一线城市拼搏的我们,有时也会规劝我说,大城市虽然可以滋养灵魂,但家乡更适合自己安身立命。
 
    今年冬天,当一大批人不得不离开北京的时候,我愈发坚定了要留在深圳的念头,在这个极具包容性的城市,到处都能见到「来了就是惠州人」,哦不,深圳人的标语,也能让每一个外乡人感受到一丝温暖。
 
    但当我看着高破天际的房价,地铁口挤满了惠州、中山看房的中介,心里还是不由得发怵!
 
    我可能一辈子都没买不起房,但我心里清楚地知道,家乡的那座小城无法安放自己在大城市茁壮成长起来的灵魂,回归,是永远不可能付诸于行动的。
 
    没有「为梦想仗剑走天涯」的洒脱,也没有人们口中所说的「理想就是离乡」的悲壮,他们只是平淡地讲述着有关于他们的执着和无奈。
 
    在这个诺大的城市,每一天都在迎来送往,每一分钟都有相逢和告别,他们不过是最平凡的小个体,仿佛下一秒就将要湮没在人群之中。
怀揣着期待来到这里,在他们的世界里,有大城市的自由与梦想,放弃不了的工作和回不去的家乡。
 
    这是有关于他们的故事,或许在字里行间里,你也曾找到过自己的影子。






上一条  |  下一条

了解更多......

点击图标
与销售代表在线沟通

客服热线:4006-188-126 

关注我们


销邦微博销邦微信